百里泫_

终于把大美人画完了..._(:_」∠)_次郎怎么这么可爱......

以后再也不在大张上磨彩铅惹...


刀剑男士印象片段[更新中]

·根据每位刀男的印象写的场景片段,非常短

·算是个练习

·可能含脑补二设

·味淡,大概没什么意思

·番号排序

·多把刀更新中

其实只是产不出的脑洞(删掉)

——————

他阖眸,倚着廊柱幽幽地唱起一首不知名的歌谣来。

古老的岛腔婉转而悠扬,那音韵仿佛踏着千百年的尘埃而至,萦绕在耳边久久不散。

歌声中吟唱的字句都晦涩难懂。写它的人早已化作了黄土,这世间也再已无人还记得。

[三日月宗近]

——

夏日祭的灯火融融。

通往神社的偏路上,绿衣的神官扶着腰边的长刀,款款踏上青石板铺成的长阶。忽地,夏夜稀落的虫鸣曲中混进了些远处的人声。神官回了头,正巧火光冲入夜空,撞开了满目的花火。

他一时驻足瞧着,宽厚背影也染上了花火的颜色。

[石切丸]

——

远处的神乐零落了。

空旷的大殿内,墨色的高大身影颔首静默地坐着。英丽的面容如同玉石,纤长的睫低垂,眼角舒展的赤色隈取仿佛图腾一般。青丝蜿蜒流泻,淌了到膝边金红的长刀边。

神殿不染纤尘,而千百年来,他的肩头仿佛落满了层层的金辉。

[太郎太刀]

審神者26问

01、请问你的名字和本丸所在服务器。


百里泫,副审是家父(对没错)


備中国


02、你从何时开始任职审神者?可否展示一下现时点你的战绩?


2015.7.5


64级,3453战,37/46,6-1中


03、你选择的初始刀是谁?目前他的待遇如何?


加州清光


有足够的太刀之后就早早退休了,但是私下还是很宠他的w


04、队伍中第一个满级的刀是谁?描述一下对他的感想。


还没...但是太郎已经96了...不舍得让他毕业...


太郎,私の神樣。(捂心口)


05、你的一军、二军乃至三军四军的配置如何?如果还没有全套人员配置,谈谈你的配置预期。


6图准备中,所以一队全短刀:平野,厚,五虎退,前田,今剑,小夜。


二队是前一队:太郎,石切丸,烛台切,狮子王,同田贯,和泉守。


三四队远征配置不定。


06、在不考虑刀性能的情况下,你比较偏好哪种刀?


刀还是大的好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
07、好的接下来开始是定番问题,列举一下喜欢的刀,以及你对他们的感想。


和泉守兼定:入坑刀。因为副长的缘故。一开始还觉得性格神烦但现在已经习惯了ww像小孩子一样。但和本丸的副审总闹别扭。(看起来是因为一些小事但其实是因为性格都孩子气(×)


清光:早期还没成为审神者时非常喜欢的刀。可爱。超可爱。不解释。


鲶尾:原来还无感但是拿到之后发现好棒...!豁达的性格非常喜欢,少年音好好听呜...除了皮有点脆其他都很棒。


五虎退:小天使...本丸的两个审都对他没有抵抗力。在战斗的时候出乎意料地争气。太萌了呜好想揉脑袋...


萤丸:本丸第一把四花。副审最爱的刀,也是他捞回来的。又强又可爱。但本审有点儿莫名的怵他......(?)


次郎:次郎!美!次郎!帅!次郎!超可爱!!^q^美人是唯一一个让我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刀,赚足了泪水与欢笑。不过似乎每次和次郎鬼混的时候都感觉背后好像有一道冰冷的目光......(。


太郎:嗯。不想多说什么。自从我刚刚当上审神者,第一次锻刀,太郎从刀炉里走出来的那一刻起,我就感觉,人生,圆满了,死而无憾了,这游戏,可以不继续玩了。(你


08、有没有喜欢的配对?有的话请列举,种类不限。


土方、冲田组无差,石青,长蜂,浦乱,太次(划掉)太婶(你


09、你家本丸属于良心本丸还是黑心企业?


良心......吧。一直以来本审都是非常谨慎的人,不会因为想推个图或者捞把刀而让自家刀冒风险。轻伤也会撤退,所以进度一直很慢。直到......副审的到来。他非常激进,刷图速度快到飞起。来的第二天就连干三波检非,重伤大狸子......好一通说教之后终于收敛了。现在偶会有伤员......但也还算稳妥。


10、有没有对刀们做过奇怪的事?


没有...啊......


11、有没有碎过刀?碎刀时是什么情况?碎了谁呢?


没有。


打检非那次大狸子1血重伤,把我吓个半死_(:_」∠)_


12、在你家谁最爱吃刀装?谁又是刀装制作小能手?


兼桑和今剑。他俩总是很饿......


刀装之前一直都是太郎,后来刚拿到的萤丸和一期哥是后起之秀。


13、依然是定番问题,你有为了想要的刀拼命做过什么吗?描述一下。结果如何?


对欧刀没有执着心,所以没有拼命捞过刀。


14、有什么一直在信的玄学吗?(笑)


我一直坚信,爱,是最完美的玄学。(认真脸)


15、最初是冲着什么入坑的?现在呢?


一直都是冷兵器控,再加上颜值,然后跟着男神武士桑进了坑。


现在...太郎......


16、对目前为止的地图有哪些想法。(比如练级图、无限沟图、想烧的图)


在和副审争论关于6图的计划。我坚持绝不冒碎刀风险,出不来了也不能碎刀。


17、希望DMM增加些什么样的系统或者副本呢?


结婚(。),还有很想要雨景。


18、如果DMM搞联动的话,希望出现什么样的联动?


DMM只掉了这么一个坑。


19、目前为止课过金吗?课过的话课了多少?没课的话有课金的预计吗?


没有。


然而这样下去很有需要课刀位的风险。


20、有想要买和希望出的相关周边吗?


太郎次郎的手办......有朝一日。


21、有进行二次创作吗?有的话是什么?


涂鸦千万,脑洞无数,然而产出却......


哦有完成过一篇次郎乙女...还出次郎游了场...诶才发现为什么都是次郎(。


22、你自己作为审神者大概是个怎样的家伙?


温柔的,会护短的长女那样吧。平时很安静,谨慎保守。在无聊的时候和在喜欢的刀面前会耍孩子气。但是一旦认真想做起什么事来就会忽然变得很可怕。


23、如果政府要求你选一把刀在危机时刻自刃,会选谁?


......太残忍了我自己找把小刀行不行。


24、现在政府需要你写一篇报告,你准备如何描述你家本丸的情形?


正在紧锣密鼓地为池田屋任务做准备。


25、对敌方历史改变者有什么看法、构想或希望?


游戏的设定就是个悖论...有时候感觉溯行军和我都是错的,检非违使才是正确的。然而我们并不知道检非的来由。


26、最后请呐喊一句你的心声。


我不管什么刀也好六图也好我只想拉着我的太郎好好过日子啊啊......


【次郎太刀×女审神者】《旖旎》

次郎的粮好少于是自己动手来了…总之努力写了。

【乙女向】

次郎太刀×女审神者

后甜

含虚构较多

产粮经验少文笔不成熟敬请原谅

祝食用愉快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悠悠醒转之时,竟入夜已深了。

被称作审神者的少女挣扎着从被褥里爬出来,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,不由得叹了口气。

啊——真是的,昨天晚上给回来的伤员们手入折腾到很晚,到早上又不得不起来干活,结果用了午饭后困得睁不开眼,警告了所有人不许来打搅之后便倒头就睡,醒来时竟然已经是这种时候了……

夜色氤氲,皎月当空,薄凉的光辉如水流淌。推门之时有温软的夜风抚上面颊。少女伸了伸懒腰,不觉牵起了嘴角。

真是不错的夜色啊,可惜大家都已经睡下了。她这样想着,放轻脚步在走廊上遛达起来。

静谧的夜幕中虫鸣稀疏,远处似乎传来些轻微的声响,似是壶盏相接的声音。少女抬眸看去,只见大太刀的房间方向还有着些许灯光,便瞬时了然。

“咦?是主上啊,你醒啦~”见是她,自称美人儿的付丧神笑了起来,拍了拍身边“来坐!”

“啊啊,次郎你又在喝酒了,明天没有任务吗?”

“当然没有啦!明天可是主上你自己规定的例行休息日啊~”

“诶?!是吗…”少女敲了敲脑袋,似乎是因为睡太久了时间观念有些模糊。

”哈哈,来来既然醒了也睡不着了吧,”次郎麻利地又码出一个酒碟,抬手将其斟满“来来和人家一起喝一杯~”

少女瞧着面前笑面如花的付丧神。因为入了夜他已经卸去了艳丽的妆,可那张脸确是天生的明丽,又因为酒的缘故染上了层薄绯,有些别样的旖旎。一双杏眸盈满了笑意,如同汪着弯酒一样醉人。

“嗯……也好。”似乎是被那双眸子看得有些发怔,少女终还是坐了下来。虽然她也不怎么能喝酒,但睡了这么久也是真有些渴了。

琼浆入口,十分清冽,而后却是厚重的焦香,似乎还带着些夜樱的味道。

“怎么啦,大晚上喝起酒来,你也睡不着?”一巡酒过后,少女发话。

“啊,也没有啦。只是今天晚上的月亮不错,一时兴起喝两杯,一不留神就是这时候啦。”他再次把酒斟满,端着碟子若有所思。“嗯…因为在这样的夜里,总会让人想起从前和大哥一起被供奉在神宫里的时候。那时的日子可真是安静啊…比现在这样还要安静,而且非常慢……想听吗?”

少女还捧着酒碟在喝,眨着眼睛示意他继续。

“嘛…其实也很无聊啦。”次郎笑着着饮下一口“我们的神宫里人很少,平时也不怎么来人,所以非常的安静……很多时候就只有我和大哥两个会喘气的。大哥他倒不怎么在意冷清,他自己也话少,我可是闷得难受,只好喝酒耗日子……啊,还好那时偶而会有祭典呐,虽然也热闹不了多久,但至少我还能趁机弄点酒喝~”

次郎嘿嘿地笑着,仰头将酒饮尽“直到后来不知哪天,因为什么醒了点酒,我忽然发现之前一直驼背的那个扫地老头的背不驼啦!真是吓了一跳呐。可后来我才知道,这个老头子其实是之前那个老头的孙子啊……”他放下了酒碟“还有那祭典,原是一年一度的年祭啊……”

她的动作不禁顿住了。

是啊,作为一把古刀,几十年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吧。少女垂眸,心里似乎漫出些苦涩。

“哈哈,这么想起来也真是有点可怕。来现世这么久,想来也才不过是一年,在原来大概也就是打个盹儿的功夫呐。”

“可是…现在在本丸的生活也并不算快活…”她幽幽“次郎会后悔来了现世吗?”

“诶…谁知道呢~只要有酒在哪里也没关系吧……”他拄着下巴,目光转向庭院中。

佳酿带来的暖意渐渐浮现,少女也暂时放下了酒碟。

次郎正望着池塘里的碎光出神,难得地矜持坐着。漂亮的眸子微眯着,繁复的发髻已经有些松散,身上的华服衣角舒展开来,这么看去还真是个美人儿。

“诶?怎么?”觉察到少女的目光,美人儿转过头来“哈哈哈,因为我太漂亮所以看入神了吗?”他吊儿郎当地笑了起来,之前的美人形象顿时消失殆尽。

少女满头黑线“喂……!你好歹也顾及一下你的美人扮相,不要笑得那么肆意啊喂!”她敲了敲小几“记得挺背,颔首,笑不露齿!”

“哈哈哈,才~不~要~!”次郎毫不在意地笑得更加花枝乱颤“美人怎么笑都是美人的哦~!”

她顿时有些气结,或许是酒意驱使,伸手便用力捧住了他的脸,想要把他过于夸张的笑容按回去。

直到感受到彼此的体温传上了皮肤,才觉察到有什么不妥。

少女连忙抽回手来,却不料被他一把抓住,仍稳稳地扣在他面颊上。

“哟…躲什么。”次郎又笑了,眸中的意味却有些不明起来。不等她做出反应,便翻身把她按倒在了地上。

肌肤相贴,少女的脸染上了红晕“别闹…放开我。”她想挣扎,奈何次郎虽然生了个俏丽的脸,体格却是实打实的健壮,被压在了身下丝毫也动弹不得。

松散的发髻因为突然的动作散落开来,青丝随即倾泄而下。“虽然主上觉得我好看,我很开心…”他轻声,音色却愈发低沉。指腹划过少女的眼角,落在樱色的唇旁。“但是啊,果然还是得让主上记得…我是个男人啊……”

“酒,还喝吗?”他眯眼,伸手提过一边的酒坛,仰头就着坛口便喝,之后俯下身来。

感受到他耳边垂下的发丝抚上了脸颊,少女不禁僵直了身体。随之而来的便是温润的唇,将她的唇紧紧覆住,稍加试探后便开始攻略城池,将她的牙关撬开。

酒香汩汩而入。她来不及惊诧,被迫扬起头,努力吞咽着那琼浆以不至于被呛到。直到酒已尽了,他却又似乎不舍得那醇香,辗转厮磨了好一会才肯离开。

饮下这口世上最浓烈的酒,两人的呼吸都有些紊乱了。

“主上啊…自从来了你身边,我才喝出了这酒的味道啊……”

“我们且不说那百年……今朝花前月下酒,可不要白白浪费了。”

-End-